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铁血大秦_ 第九卷咸阳风云 第九章反击二-

时间:2021-04-17 18: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风华爵士小说铁血大秦 第九卷咸阳风云 第九章反击二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烛光闪闪的密室里,屠狗者默然而坐,脸色平静,身上数十斤重的木枷、重镣犹若未加在其身上一样一点也没有疲累的感觉。室外数百郎官甲士将密室团团围住,火凤四女也在旁护卫,屠狗者此时就算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无法逃出生天。

    一袭软轿抬着‘中隐老人’随着扶苏来到室外,远远地见这么大的阵仗老人不由得摇了摇头,低声对扶苏道:“扶苏,人太多了,不宜隐密行事,叫他们都撤下去吧!有老夫在,足矣!”

    扶苏点了点头,对无心道:“叫火凤她们和侍卫全部退下!”无心点了点头,便去传命。须臾,火凤四女和郎官们忽拉拉全部退了下去,只剩下无心等五人留下。

    扶苏开了密室之门,陪着老人昂然入内。此时,屠狗者闻听门动之声,竟然也动也未动,只是闭着眼睛瞑思,似乎连睁眼一看的兴趣也欠乏!

    行路现在都有些不稳的老人一眼就认出了屠狗者,神色立时变得潮红,双手也有些颤抖起来,扶苏赶紧扶着老人坐下。老人激动了良久,方才用颤抖地口音呼唤道:“小狗子,还记得我吗?”

    屠狗者正在闭目瞑想,心如古井般无波,忽然听到耳旁这一声亲切的呼唤,精神仿佛立时回到了童年时代。那时候的屠狗者不过十岁左右,十分顽皮可爱,跟老人学艺之余,最喜欢和老人身边养的小狗玩耍,所以老人平时一直亲切的呼唤他‘小狗子’!

    屠狗者迅速睁开双眼,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身前的这位垂垂老者:那祥和的神态,那有神的双眼,那独特的风姿立时让屠狗者惊呼一声:“恩师!?”老人和蔼的笑了笑,用瘦骨嶙峋的右手向屠狗者招了招:“来,让师父看一看你,有三十年没见你了吧!”

    屠狗者立时觉得双目和鼻子犹若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相似,猛地一酸,眼泪鼻涕便一起流了下来,拖着几十斤重的木枷刑镣便稀里哗啦地急爬几步来到老人身边,重重地一头磕在地上,大哭不已:“师父,自昔年邯郸一别,狗儿寻找恩师多年只是不得踪迹!今日终于昨见恩师尊须,狗儿高兴,高兴,真是太高兴了!”

    看着屠狗者这样一条视死如归的威猛大汉在老人身边像是小孩子似的撒娇大哭,惊愕的扶苏不禁猛地咽了口唾沫,双目也有些湿润,心中叹道:“有情有义的汉子啊!”

    老人爱怜的抚mo着屠狗者的头发,转头对扶苏道:“扶苏,帮祖师爷爷开了枷锁!”“是!”扶苏应了声,取出了钥匙。屠狗者这时才发现扶苏就静静地站在老人的身旁!

    镣铐打开了,屠狗者瞥了一眼扶苏,没有说话,只是又重重地跪在老人面前:“师父,狗儿原本想侍奉您老人家终老于林下,可是如今不行了!狗儿将死之人,时日无多,只能在九泉之下祝恩师能够安享晚年了!”

    老人扶摸着屠狗者的头发,连声叹道:“痴儿,痴儿,你不知道你很糊涂么?”屠狗者闻言抬起头来,抹了抹双颊的眼泪,诧异地关道:“恩师此言何解?”

    老人微微地笑了笑道:“知道老夫为什么在此处么?”屠狗者闻言恨恨地看了看扶苏,恭身道:“狗儿不知道,有人却告诉狗儿您老人家在临淄,骗得狗儿几乎在临淄找了您老人家一年有余,差点把临淄城都翻了一遍!”

    扶苏闻言面色不禁有些尴尬,闭口不敢言语。

    老人却大笑道:“你和扶苏之间的事情老夫都知道了!老夫之所以在此,是因为老夫不仅是现在的秦王赢政的恩师,也是扶苏的恩师!你明白了么?”屠狗者愣了愣,看了看扶苏,没有言语。显然他还以为扶苏以前跟他说师出同门是骗他到临淄之妄言,如今确认同门不禁有些愕然!

    老人和蔼地笑了笑,欣然地道:“知道老夫为什么收赢政为弟子么?因为七国纷乱,战乱不止,百姓生灵涂炭,水深火热,要想让百姓们过上和平安康的好日子,天下就必须一统!而七国之中,惟有一直励精图治的秦国有这个愿望也有这个实力完成老夫这个弘愿,而且赢政之天纵异禀也非常适合成为一位雄才大略的千古一帝去完成这天下统一的不朽霸业!所以老夫才收赢政为徒,并随之来到秦国!”

    说着老人看了看屠狗者,意味深长地道:“老夫所才所说的这番话,你明白其中的意思么?”屠狗者想了想,恭敬地道:“请恩师指点!”

    老人闭上沉思,缓缓地道:“荆轲者,一介游侠而已,虽死无损于天下!但秦王赢政若死,天下必然重新陷于崩乱,百姓也会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所以,荆轲死得,秦王却死不得,这个道理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扶苏之所以骗你往齐国去,实是念在同门之谊,不想让你前来秦国送死;至于荆轲,扶苏与其虽然说是私交甚笃,却各为其主之下,也只能含泪而杀之!可能你并不知道,荆轲死后一段时间,扶苏几乎一直郁郁而寡欢,时常在宫中彻夜弹奏高渐离易水送别之曲,直到出征魏国后情况才有所好转!所以,你为了荆轲之死而来刺杀扶苏实在是糊涂得很啊,舍大义而就小义,非真英雄所为也!”

    屠狗者闻言默然,这一席话任何人说了屠狗者都未必会听,只有老人所言屠狗者才会听得进去,也才会认真地进行思考!

    老人看了看有些哀伤的屠狗者,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道:“痴儿,痴儿,我知道你一向最重情重义,想为挚友复仇!但是,可以说未来的天下,扶苏和赢政一样重要!赢政虽然雄才大略,但暴虐过甚,杀戮过重,他在天下无人敢反,他若一死,天下必然重陷烽火。届时,何人来重定天下,至关重要。而扶苏孩儿智勇双全,又仁德谦厚,便是老夫最看好的人选!所以天下可死一千个荆轲,也不可死一个扶苏!”

    屠狗者闻言大悟,看了看扶苏,苦笑道:“恩师所言让狗儿茅塞顿开,只可惜实在是太迟了!”

    老人睿智地笑了笑道:“不迟,不迟!现在如是天亮了,你虽是秦王同门,但在法令森严的秦国也是难逃一死;但现在天还没有亮,秦王也未知晓此事,只要扶苏放你走,你就可以安全脱身!”

    屠狗者闻言诧异地看了看扶苏,显然是不太相信扶苏会放了他!扶苏闻言立时下拜施了一礼道:“只要屠狗兄想走,随时可以!”

    屠狗者闻言动容道:“你真肯放我走?”扶苏坚定地点了点头:“而且可以给你一支军中令符,你执其可以诈做我前往三川封地的特使,脱身而出函谷关!”

    屠狗者闻言长叹一声,再度潸然泪下:“荆轲,天意如此,我已经尽力了!”

    扶苏闻言看了看老人,老人会意,淡淡地笑了笑道:“狗儿,此次入宫,是何人助你?”屠狗者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一切都瞒不过恩师!是李斯帮我伪造了身份,又提供重金帮我贿赂了郎中令蒙嘉,我才能入得宫来!”

    扶苏和老人闻言看了一眼,恍然大悟:事情原来如此,这李斯好一个借刀杀人之机计!事成,扶苏死,他李斯坐收其成,蒙嘉顶缸:事败,屠狗者死,蒙嘉也得随死,但李斯却一切都只隐身于幕后操控,只要其拒不承认,仅仅一个身份证明很多秘密组织都可以制作根本订不了他的罪!怪不得李斯敢冒如此嫌疑派刺客来刺杀呢!

    老人闭目想了想,谋算道:“蒙嘉此人,虽是蒙氏族人,但一向贪财好色,和李斯党人走得较近,此次可借机将其除去,换上可信任之人,对我方有利!另外,扶苏,此次若不反击,必然会让李斯、赵高等人气焰更加嚣张!老夫有一计,你看看如何!”

    老人抚须想了想,问道:“扶苏,今日刺客的真实身份府中有几人知晓?”扶苏想了想道:“都是心腹侍卫,一般郎官都不知晓!”

    老人点了点头,双目中闪出一抹寒光道:“扶苏,你适才不是跟老夫说想除去姚贾此人吗?现在便是一个大好机会!赵高现在不可轻动,李斯现在必然也已经得到了行刺失败的消息,定有准备,杀之不易,但除去姚贾正当时也!”扶苏大喜道:“祖师爷爷,计将安出?”

    老人睿智(阴险)地笑了笑:“这条计要狗儿帮忙了!狗儿,你马上出宫,我们便声称是你突然自卸镣铐,夺剑而逃。然后,你立即潜往姚贾府,将姚贾刺杀,当然,现场要留下你郎中的腰牌!随后,你便立即潜出秦国!这样事情就会变得扑朔迷离了:一查之下,宫中一名真实身份不明的郎官先刺杀武安君不成,被捕后突然逃脱,却窜到姚贾府中杀了姚贾!到底何人指使,究竟是何动机,这笔糊涂帐恐怕永远也查不清了!”

    扶苏闻言大喜道:“太好了!这样即可杀了姚贾,又能让李斯等不敢再过器张!”

    真不愧是姜还是老得辣,立马便策动了一场漂亮的反击!

    屠狗者闻言却有些呆滞,黯然地道:“恩师有命,徒儿自当遵从!只是要是这样,徒儿刚同恩师见面,却又要从此远离,心中实在难舍!”

    老人闻言用削瘦的双手抚mo着屠狗者虬鬃满布的脸颊,伤感地道:“痴儿,痴儿!天意如此,你就无用难过了!我在秦国生活得很好,亲眼看着自己的理想一步步地实现,我很快乐!你生性放荡,不喜拘束,不适合于这里!去吧,去寻找你自己的乐土吧!”屠狗者闻言大悲失声,跪在老人面前痛哭不已。

    扶苏悄悄起身,来到室外,低声向无心吩咐了一句,无心些诧异,但仍然去取来了一柄上好的佩剑、一支令符和一些黄金!

    扶苏将这些东西交在屠狗者手中,躬身一拜道:“屠狗兄,事情就拜托了!”

    屠狗者默默地点了点头,将几样东西佩好,在老人身前又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恋恋不舍地道:“恩师保重,徒儿去了!”老人也有些伤感地拍了拍屠狗者的肩头,闭目道:“去吧,小心些!”

    屠狗者点了点头,咬了咬牙,起身便在扶苏引领了出了密室。

    看着屠狗者纵身跃上房顶,三窜两纵便消失在夜幕中,无心有些纳闷地道:“君上为何放了他?”扶苏神秘兮兮地笑了笑道:“放自然有放的好处,明早就有好戏看了!”无心等人互相看了看,似有点不明白!

    扶苏看了看五人,笑道:“不明白吧,明早就明白了!现在该叫‘刺客逃跑了,抓刺客’啦!”无心五人苦笑一声,只得配合地放声大喊:“来人啊,刺客逃跑了,抓刺客!”

    闻听这一阵乱喊,凌烟阁中顿时又热闹传来,郎官甲士们蜂拥而来,大索一翻,当然,最终是连根毛都没有捕到!

    ******

    次日,薪年宫大殿之上,秦国文臣陆续入殿,由于多已经听闻昨夜凌烟阁中发生行刺事件,所以众人都纷纷交头接耳地议论个不停。那眼神不住地向李斯身上直瞥,显然都有怀疑之意!李斯却面色平淡地端坐不动,像是一名老僧似的禅定了!

    就在此时,扶苏大步入殿,众武将们一向对扶苏敬重有加,连忙迎了上来。

    蒙恬看了看扶苏,急切地道:“臣等听说昨夜君上府中发生行刺事件,君上没事吧?”

    扶苏笑了笑,斜瞥了一眼李斯,大声地道:“还行,死不了!要不是本君平日行事一向谨慎,恐怕还真遂了某些贼人的心愿了!”四下打量一下,见姚贾的位置空着,不由得心中大喜,心知屠狗者定然已经成功了!

    王绾和冯劫、尉僚、蒙武、冯去疾等秦国重臣们也围了上来,闻听此言不禁面面相觑,不敢多话,老好人王绾只是笑笑道:“君上没事就好,实是我大秦之福啊!常言道:天道昭昭,小人自会有伏法的一天!”“是啊,是啊!”众人们心中复杂地随口应和着。

    忽然间,殿外一阵悠扬的鼓乐响起,然后便是一声尖锐的嗓音:“大王驾到!”

    众人一惊,连忙各归其位,伏地而拜!

    面有怒色的秦王政大步迈入大殿,威严的登上御座,甩了甩滚龙黑袖,森寒地道:“寡人一早便听说武安君昨夜遇刺,这万重深宫,如林甲士,竟让刺客来去自如,这郎中令是怎么干的?”说着,秦王政双目一厉,鹰眉一扬,如同一只怒龙般直视蒙嘉!

    蒙嘉此时跪在阶下,闻言吓得险些尿了裤子,惶惶然连忙跪爬几步出列,连连磕头道:“臣万死,臣万死,大王恕罪,大王恕罪!”说着,蒙嘉可怜巴巴的用眼睛向昔日的狐朋狗友们求援。

    但是李斯、赵高党人见秦王政处在暴怒之中,知道这时的秦王政脾性最不稳定,动辄杀人,众人自保犹为不瑕,怎敢自找倒霉,于是纷纷低下头去视而不见!而朝中的正直之士们更是心中暗喜,完全是一副袖手旁观的姿态!

    看着蒙嘉这副窝囊的模样,秦王政皱了皱眉头,厌恶地道:“如此无能之辈,寡人怎会用你来任郎中令!廷尉何在?”冯劫应声昂扬出列道:“臣在!”

    “革去蒙嘉一切爵位,交由廷尉署审问其失责之罪!”杀气腾腾的秦王政几乎立时宣判了蒙嘉的死刑!

    可怜的蒙嘉闻言眼睛一黑,顿时吓瘫在地。廷尉这个酷刑衙门,进去容易出来就难了!

    “是,大王!”冯劫早就看蒙嘉此人不顺眼了,不由得昂声接令!

    “王儿,今早宫侍来报你遇刺之事,具体情况如何?你可曾受伤?”秦王政对扶苏还是十分关爱的,处置了蒙嘉以后立即关心地询问起来!

    扶苏恭敬地道:“父王,儿臣幸亏平日里做事谨慎,防备严密,所以刺客并未能伤着儿臣,反而被儿臣抓获!只是这行刺武艺十分了得,竟然会缩骨之法,在儿臣率人先行讯问时,竟被其脱去镣铐,突起发难。臣等一时措手不及,竟被其脱身而去!请父王下令大索关中,缉捕此人!”

    秦王政闻言吃了一惊:“这刺客竟如此厉害?”扶苏点了点头道:“正是,儿臣和齐虹以及最好的九名侍卫、数百郎官联手围捕方才将其抓获,可见其了得之处!”

    秦王政面色不禁变了变,显然对自身安全十分注意的秦王政见得天下竟有如此刺客也不禁十分担心宫中的安全!扶苏见状心喜,恭身道:“父王,蒙嘉此人贪财无能之辈,不堪大任,而蒙武大人次子蒙毅为人稳重、沉着老练,朝野闻名,请任为郎中令,可保宫中安全!”

    秦王政对蒙毅、蒙恬等一般小将也是十分喜爱,闻言大悦,甩了甩袖子,威严地道:“王儿所言甚好,好,就这么办吧!赵高,替寡人拟昭,任命蒙毅为郎中令!”“是,奴才遵命!”

    就在此时,忽然间,忽有宦官喜从殿下高声道:“廷尉左史周固大人有急事求见大王!”秦王政皱了皱眉头道:“宣!”

    “周固进见!”

    一名身材高长、削瘦有力的官员急步而入,而是廷尉左史周固。便见周固面色严峻,一拜倒地道:“启禀大王,臣适才接到急报,客卿姚贾大人凌晨在府中被刺客所杀!臣闻讯大惊,急率属官赶至,果见姚贾大人已经身首异处。臣迅速勘验现场,只发现姚贾大人手中握有郎中令牌一名,其余别无所获!请大王过目!”

    众人这才注意到,今天客卿姚贾未至,刚才众人忙忙乱乱的,竟然没人注意到此事!熟悉内情的李斯面色顿时大变,额上密密生汗,聪明的他虽然不太清楚其中到底出了什么意外,但仍然立时猜出了姚贾的死因,不禁心中暗暗惊惧!

    姚贾被秦王尊为客卿,这可是朝中仅次于丞相的要职!客卿一职虽不是什么权职,却也是非常尊荣的职位,专为秦国招揽关东各国贤士所设置,历史上常有客卿升任丞相者。所以姚贾之死,不禁让众文武心中大惊,朝中立时像刮了一场风暴一样议论纷纷起来!

    秦王政面孔上顿时罩上了一层阴云,伸手接过赵高转呈上来的郎中令,一看之下不禁勃然大怒,劈手就将令牌掷在阶下,大怒道:“岂有此理,先有刺客行刺扶苏王儿,后有宫中郎官行刺本朝客卿,这郎中令蒙嘉到底是怎么干事的!廷尉,严格追查蒙嘉罪行,查抄其府第,速来报我!”“是,大王!”冯劫赶紧应声!

    众官员顿时为蒙嘉摇了摇头,心知一再触怒秦王,这蒙嘉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扶苏见状,边忙上前道:“父王,宫中守卫森严,寻常刺客绝对无法入内,臣怀疑行刺儿臣的刺客也是宫中之人,两案可并作一案详查!臣曾经扯下刺客面纱,发现此人高材高大,虬鬃豹眼,以此面貌可由廷尉细细查验宫中之人,务必不使贼人露网!”

    秦王政闻言点了点头道:“有理,廷尉,寡人命你彻查此事,可讯问宫中所有郎官和执事,务必给寡人查出个头绪来!否则寡人拿你是问!”冯劫吓了一跳,连忙道:“微臣一定尽心尽力,查清此案!”

    当即,廷尉衙门立即动转起来,只一天时间就将此案查了个‘水落石出’:根据腰牌,冯劫一下子便查到行刺姚贾的刺客为新进郎中林海,再一查之下,这林海竟然也和行刺武安君扶苏的刺客容貌相同!循着这条线索继续细查下去,发现林海却是被蒙嘉引入宫中,于是,震怒的秦王一边下令大索关中,捉拿刺客‘林海’;一边严刑审讯蒙嘉!

    当然,一段时间过后,刺客‘林海’查无踪影,便连所谓身份证明也是查无所出,纯属伪造,于是,一切的一切的罪责都归到了蒙嘉的头上。虽然最终实在查不清楚蒙嘉为何派刺客先刺扶苏、后杀姚贾,但铁证哪山之下,如何容其抵赖!于是,三月后秦王政下令,夷蒙嘉一族,尽斩于市曹!

    可怜蒙嘉为李斯和扶苏双方做了个替死鬼,双方虽然都清楚其中隐密,但谁也不敢揭破,只好各自保持沉默,至于姚贾,也就只能白死了!

    而经过这一阵的交锋,双方都心有所忌,一时都安分了许多,咸阳城总算安静了下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